首页 | 新闻 | 专题 | 视频 | 国内 | 国际 | 周边 |图片 | 房产 | 文学 | 旅游 | 党建 | 经济 | 民情 |微博 | 开渔节 | 数字报 | 手机报 | 小城故事 | 阳光热线 |
   您当前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 >  中国象山港  >  频道中心  >  文学频道  >  象山港推荐
望潮和蓼草
http://www.cnxsg.cn   中国象山港  2016年01月14日 09:30

    某生下班回家路过蓬莱菜场,看见有小贩叫卖望潮,遂欣喜,停车讨价。一只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塑料桶里,爬着几只外星怪物,张开着爪牙,似乎想摆脱所谓命运的束缚,努力地往上爬、往上爬。被人轻轻地撩拨着,一只脚一只脚地拨去支撑点,它努力着,奋斗着,扭曲出各种不美的状态,终于轻轻咚的一声跌到了桶底。可身姿还没转过来,那长长的触角似乎又在挣扎着想要向上,颤巍巍地升向一方小小的天空。突然想起曾在哪篇里阅读过的诗句:
    奋力向上的/急迫的/不美的/咄咄逼人/让人疼痛的姿态……
    小小的片段场景,竟似浓缩了一些人生似的,那样挣扎茫目。
    某生喋喋不休兀自挑选,他于口舌上遗传家族,吃得鲜细,冬日的黄泥头拱,秋未冬初的望潮,春分时节的弹糊,亮瞎眼睛的白鳊,用热水翻三勺起锅的血水淋淋鲜掉舌头的蚶子,他在菜场穿梭并不嫌污泥沾脚。黄昏时分,最爱到菜场后巷,买刚用小船流网捕上来的小海鲜,买不来看看也好。我有一次笑某生,大网的也骗你是流网  上来的。他急赤白脸,小看我们海边人,虾姑弹、蟹一看就晓得是雌雄,摸及着就晓得胖瘦。
    这个挑剔沉默的中年男人,近年来笑容越来越少,也搞不清他心里头想点啥,也许是装的也许是真的累。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寻找他的笑容,日子都是自己过的,快乐是一种智商,点拨不通的人随处可见。我看他在菜场挑到时鲜时倒笑了几次,言语殷殷,依稀又现出当年少年时的样子。
    一年不曾阅读完一本书籍的某生,却有着对生活精致的追求,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;而一个生活弱智的家伙,一年的阅读量也许及得上一个流动书摊,却分不太清望潮、鸡姑、乌贼,更不知道望潮里还有一种屌丝“长脚望潮”是远洋捕来,这种家伙跟小海贵族是不能同等比价的。这种弱智在长年累月的生存空间里带来了逼仄和戾气,让人小心翼翼地在生活面前低下了头颅。所谓的烟火人间即是如此,像河蚌里含着的沙,疼痛着,把生活过出一粒粒珍珠来。
    人生的乐趣,幸福的况味,淡淡的遗憾,孤独的体会,在将食物磨碎于齿间,吞入体内的那一瞬间,也完成了一场单独的、安静的、丰富的、不被打扰、自由的救赎。大抵所谓的美,都是孤独的;大抵所谓的人生,也只是生而为人的修行和救赎罢。
    某生笑问:“跌望潮用啥东西好,你晓得否?”跌为象山土话,意为捶打,让肉紧实的作用。说起这个我还真的是知道的。
    这是种植物,叫蓼草,也叫辣蓼。
    深秋的季节,正是蓼草红了的时节。依稀还有一点儿时的记忆,蓼叶肥绿的时候,乡下的娘娘(即姑姑)会摘来好多的蓼叶,挤出汁水,揉入米粉里,摘成小团,在簸箕里晒干做成白药,自己酿酒时好用。没了蓼草,也就酿不成酒了。
    跌望潮的辣蓼用的是“小水辣蓼”,顾名思义,一定还有一种“大水辣蓼”,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,没有仔细地问过老人们。不过,就算是问清楚,又有什么大的意义呢?
    说起辣蓼,很多人会误认为是红蓼,红蓼是一种观赏植物,它的形态比辣蓼更为优美热烈,上度娘搜索一下,词条是这解析红蓼:蓼的一种,多生水边,花呈淡红色。
    红蓼是属于乡野的,在水沟旁、田梗边、废弃的庭院里,越是荒芜寂静处,它成片成片地红着,也有一种独特的气势,使得秋未冬初时节原本沉寂的乡野,增添了一份明媚和深意。
    蓼草红了,在古代有多少诗人,曾借蓼草来寄托人生的寂寞与无奈。杜牧《歙州卢中丞见惠名酝》诗:犹念悲秋更分赐,夹溪红蓼映风蒲;晏几道的《燕从梁》:莲叶雨,蓼花风,秋道几枝红;陆游把他的人生之痛和家国之恨联系在一起,使得他的《渔父》词比别人又多了几分深沉:蘋叶绿,蓼花红,回首功名一梦中;张四维《双烈记·计定》:秋到润州江上,红蓼黄芦白浪;清杨芳灿 《满江红·芦花》:红蓼滩头秋已老,丹枫渚畔天初暝。说的都是红蓼。
    古时候,生活在江南水乡的人们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不是车马,而是船只。每当有人要远走他乡,亲朋好友们就会聚集在码头送行,而在码头周围的河岸上,红蓼成片出现,就像火一般热烈,为送别的人们渲染着离愁别绪。唐代司空图写道:河堤往往人相送,一曲晴川隔蓼花,在古人眼里,蓼花是代表离别的野花,所以才寄托了那么多的情怀。
    当然也有不作愁苦之态的,把蓼草写得清新可爱,诗经里就有一首《周颂·良耜》:荼蓼朽止,黍稷茂止。它描写了一个春耕时节,妇女们去田间送饭,看到亲人们挥汗田间正在薅除荼蓼,内心的细腻让她们升腾起一个个美好的幻想,仿佛看到了长得茂盛的黍子和稷子。时隔千年,我们似乎还能透过文字触摸到她们内心的欢欣喜悦。
    关于记载蓼草的诗词,均来自于顾常平老师的文字。我喜爱他清新优美的文风,十几年前,他每发一篇文章,我便用笔抄写一篇,特别是关于蓼草的描述,更是抄写过数次。偶乐翻开少年时的笔记,那种对文字的喜爱及珍重的心情,及至中年,常让人有唏嘘之感。
    红蓼花还可以入画,宋徽宗《红蓼白鹅图》,一树红蓼下,一只大白鹅惬意的梳理着自己美丽的羽毛,蓼花的清雅和白鹅的悠闲,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旷幽远的意境。据说齐白石在暮年的时候,突然喜爱上了这乡野的野红蓼。他起初也会画点陪衬,青蛙、鸟、虾之类,最后却什么都不要了,就那么简单的一枝,却画出了一种更为深沉的朴素和庄严。
    大片大片的留白,引人遐想和深思。
    蓼草红了,我的眼前却总浮现出那只拼命挣扎向上的望潮。(陈如吉)

    【打印本文】 【关闭本文
稿源:中国象山港          
相关报道
· 城市屋檐下    2015-12-31
· 古镇与老屋    2015-12-17
· 点水断想    2015-12-03
· 拿什么给予孩子?    2015-11-12
· 倾我一生情 写出真善美    2015-10-15

扫一扫 下载“中国象山”手机客户端

扫一扫 关注象山新闻中心官方微信
图片中心 象山新闻  今日视觉  老照片  图说天下  体育娱乐  网友论坛  趣图集锦
渔家“国庆面”叫座渔人码头
定格城市瞬间 礼赞70年巨变
强化安全生产监管 为国庆黄金周护航
全民同庆 献礼祖国
千名干部打起背包下渔(农)村
千名干部一线蹲点 真情守护百姓平安
“茶山老龙”舞春风
“青草巷”改造项目雏形初现
花儿献给最美的你
关爱共享单车 美丽文明象山
新闻总站: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| 宁波日报 | 宁波晚报 | 东南商报 | 新闻热线:65659366   
0